2100财经网2100财经网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东旭集团“金主”:山西多家农商行,与华融系有多次交集

根据东旭集团发债时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东旭集团负债总额达到1291.23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51.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长期借款151.27亿元,应付债券254.06亿元。仅这四项金融负债就高达近800亿元。


东旭集团债务违约以来,很多朋友都问李昌俊东旭光电是否存在财务欺诈?


客观地说,不管是双高存贷款,还是“十瓶八盖”,都是怀疑点牛股”股票配资平台,不是证据。从投资风险控制的角度看,以存贷双高作为项目否决的理由是没有问题的,但以此作为财务造假的证据还远远不够。李昌俊认为,东旭、康德信和Kangmei医药行业很难从表面金融数据中找到财务舞弊的证据。


与东旭光电是否存在财务造假相比,李昌俊对东旭的资金来源更感兴趣。


支持东旭集团2000多亿元资产,金融机构不可或缺。根据东旭集团发行债券时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东旭集团负债总额1291.23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51.85亿元 股票配资交易平台开发,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长期借款151.27亿元,应付债券254.06亿元。仅这四项金融负债就高达近800亿元。


资产可能被挪用、挪用甚至膨胀,但数千亿的债务是真实的,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借钱给东旭的金融机构是谁呢?


12月初,东旭集团在北京召开债权人会议。据说,所有国内主流银行机构都参加了会议。”那些没有参加会议的人不好意思称自己是银行界人士,“坊间流传的一句话:这是银行最完整的年会,也就是说,票很贵。但此后,东旭光电没有债务重组和债务处置计划,也没有封锁东旭光电复牌后的连续四个跌停。由此可见,债权人会议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通过考察东旭的“金主”,李昌俊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


山西几家农村商业银行贷款


东旭集团是东旭光电和东旭蓝田两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东旭集团主要股东为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旭光电投资”,持股51.46%)和北京东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旭投资”,持股25.28%)。


根据企业调查中发现的信息,2019年7月,东旭投资作为东旭集团的质押人和股权,从山西孝义农村商业银行申请质押贷款;同月,东旭集团作为质押人。山西省农村商业银行的质押贷款,包括山西柳林农村商业银行(认股权证309454500元)、山西兴县农村商业银行(质押股本1亿63万6000元)、部分农村信用社(石楼县、文水县);临县等)遍布山西。


进一步回溯,2019年1月,东旭投资也以东旭集团股权为标的,对包括山西山西农村商业银行在内的几家农村商业银行申请质押贷款(质押股本为1亿3947万3600元),山西平遥农村商业银行(质押股本金额为1亿1378万1100元)、山西昔阳农村商业银行(质押股本金额为3333万2000元)、山西左泉农村商业银行(质押股本金额1亿277万元);山西介休农村商业银行(质押股本2亿3418万9700元)等。


2018年11月,东旭光电投资还大量向山西武乡农村商业银行、山西长子农村商业银行、山西鹿城农村商业银行、山西鲤城农村商业银行、山西壶关农村商业银行、山西屯留农村商业银行等申请抵押贷款。没有详细描述。


2019,山西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大量涌入、集中和大量向东旭集团提供金融资源,这不仅从金融监管的角度,而且从金融机构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是不寻常的。如果说没有人作为这个巧合和意外的因素,李昌俊是不相信的。


事实上,上述机构在2019年为东旭集团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来源,它们大多也是相互关联的。例如,山西最慷慨的介休农行,其主席Wu Dong先生,也是平遥农村信用社管辖下的平遥大埔农村信用社的负责人。


此外,寿阳、平遥、昔阳、Zuoquan等四家农村商业银行相互持股关系,与高级管理人员交叉持股,特别是山西昔阳农村商业银行董事Qu Feng先生也是华容金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


与华融金融机构的多重互动


华容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回顾东旭的发展历史,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金融机构有很大关系。根据企业调查中公布的信息,华融信托于2014年9月成为旭光电投资的股东。


根据华融信托官网披露,2014年8月19日成立的“华融东旭集团并购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募集资金9亿元,共7期,各阶段的完成时间与东旭光电投资变更注册资本的时间基本一致。东旭集团与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亿元成立“华融东旭中勤(杭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此外,利昌君(微信公司“基础利昌”)也发现,有迹象显示,许多与东旭债务有关系的银行也与华融有交集。


比如锦州银行,它向东旭提供了数十亿的贷款。早在2015年锦州银行发行H股时,华融金融控股就于当年11月27日宣布出资2.3亿港元认购锦州银行公开发行H股,以“支持”锦州银行上市,但未能成功。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是华融金融控股的大股东。


此外,根据中国银监会辽宁监管局2016年6月30日发布的《锦州银行与华融战略合作协议》,锦州银行与华融资产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资产管理、融资、投行、信托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的业务合作。


例如,东旭光电投资以东旭集团的股权为质押对象,于2017年9月向华融信托申请多项质押贷款,目前仍有效,涉及金额75亿元。


附言与反思


过去,市场主要集中在与东旭集团有直接股权关系的银行,如东旭集团控股的衡水银行、持有东旭集团30%股份并为第一大股东的朔州农村商业银行(2019年6月向东旭集团提供质押贷款)、西藏融资租赁等东旭集团租赁公司等持股48.49%。


不过,从李昌俊收集的信息来看,不难判断,除了简单的股权关系外,东旭集团与上述农村商业银行集团、农村信用社等多家金融机构还有着较为隐秘的关系。在这背后,绝不能是简单的贷款合作关系。否则,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就不能说了。


而且,李昌俊认为,这只是东旭金融债形成的冰山一角。


李长军认为,东旭债务违约是民营企业集团渗透、影响乃至操纵金融体系的经典案例。反思市场和金融监管体系,还需要注意:


一。在民营金融机构的经营过程中,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关键股东和关键高管带来的风险?


2。如何在金融机构业务领域有效实施和实施风险控制?


三。从宏观监管的角度看,如何消除民营企业集团在金融体系中的渗透,降低系统性风险?


李长军也希望能够与大家一道,看到2019年多家民营企业集团债务困难集中爆发给市场带来的冲击后,金融风险控制得到有效改善,金融体系更加健康稳定。


本文来源:2100财经网(www.weiju2100.com)

作者:股票代码

以上是(东旭集团“金主”:山西多家农商行,与华融系有多次交集) 最新相关知识,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2100财经网 » 东旭集团“金主”:山西多家农商行,与华融系有多次交集
分享到: 更多 (0)

股票资讯,股票学习,公司状况 - 2100财经网!

联系我们